平潭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2449|回复: 0
收起左侧

[关注] 海上“鲁班” 天堑架飞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9 20:43: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res01_attpic_brief.jpg
↑正在建设中的中国首座跨海峡公铁两用大桥——平潭海峡公铁大桥显得格外壮观
res04_attpic_brief.jpg
12月26日,看着大桥苏澳段的最后一段节段梁架设完成,张立东(左)和池忠波露出喜悦的笑容
res07_attpic_brief.jpg
每天与工人沟通,对于池忠波(底下左)来说是家常便饭
res10_attpic_brief.jpg
↑池忠波站在大桥工地上查看工程进度
res13_attpic_brief.jpg
↑桥梁施工已从“看不见”的水下施工转入“看得见”的墩身及梁部施工

平潭公铁两用大桥全长16.34公里
一座跨越四个海岛的大桥
我国第一座公铁两用跨海大桥
它是世界上第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公铁两用跨海大桥
这座桥所在的海坛海峡与百慕大、好望角并称世界三大风口海域
被称为在世界风口上建世界最长的公铁大桥
世界水上基础施工难度最大的跨海大桥
——风大、水深、浪高、海底岩石坚硬
这是中国建桥史上一次新的长征
在这座桥的背后
是五千多名建设者
是一位位精益求精的
测量员、工程师、施工者共同的
辛勤付出
他们是普通的大桥人
他们也是技术精湛的海上“鲁班”

搭起“小板凳”
成功插打第一根“定海神针”

“大桥铁路节段梁,只剩最后一孔将要架设。”2017年12月18日,池忠波站在平潭岛西北端苏澳镇的一座石头山上远眺,一排整齐的桥墩已挺立在海上,世界上第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公铁两用跨海大桥——平潭海峡公铁两用大桥即将横空出世,来自中国铁建大桥工程局的池忠波,正是这座桥的建设者之一。
池忠波,今年35岁,是哈尔滨人,24岁大学毕业就从事大桥工作,是一个有工龄11年的大桥人。他也是随中国铁建大桥局第一批进驻平潭勘察工地的先锋部队的一员,他十分清楚地记得,到平潭那一天是2013年11月11日。
池忠波作为福平铁路四标段项目经理部二分部的副总工程师兼工程部部长,每天上栈桥查看工地现场,是他的常规工作。“平潭海峡位于世界三大风口海域之一,具有风大、浪高、水深、流急等特点,被业界称为‘建桥禁区’。施工海域最深处有40米,潮汐明显,海床起伏大、暗礁多,施工条件真的很差。”池忠波站在栈桥上,转过脸躲避迎面而来的大风,有些急促大声地说。
在大桥上,池忠波遇到正在测量的陶秋甫。小陶来自河南洛阳,今年23岁,脸庞黝黑。在三年多的时间里,海风将这名年轻小伙子吹成了“70后”,但他淡然一笑:“虽然看起来变老了,但是能够参与建设这样一座举世瞩目的大桥,每天看着海面上延伸出去的桥墩,我心里感到自豪。”
池忠波与小陶站在那里看着测量仪上的数据,一起聊着关于大桥,关于大桥人的故事。
“平潭海峡公铁两用大桥起于长乐松下镇,经人屿岛、长屿岛、小练岛、大练岛,依次跨越元洪航道、鼓屿门水道、大小练岛水道、北东口水道,在苏澳镇‘登陆’平潭岛,相当于要在海里建四座不同跨度的桥梁群,难中之难是如何在海里各种复杂条件下搭建平台,这是大桥建设的一个关键,而搭建平台的第一步就是插打钢管桩。”池忠波说。
对此,四标段的项目常务副经理王东波也是感慨万千。他有20年架桥工龄,先后参与了沪杭铁路、沪昆高铁赣江特大桥等建设,也坦言平潭海峡公铁大桥施工难度堪称前所未有,国内乃至国际上没有成熟的经验可供借鉴。
平潭海峡公铁大桥B0-B58段,全长3712米,共设计59个桥墩,而王东波与池忠波所在的四标段二分部承建20个桥墩,其中有13个地处光板裸岩,海床面凹凸不平,岩面倾斜严重,单个承台范围内高差达11米。
面对茫茫大海,面对无处藏身的风,如何在海上打下第一根桩?在池忠波的办公抽屉里有10本工地日记本,其中一本日记本记录下这历史性的一刻:“2014年3月24日,B49#,海底标高23.4米,桩顶标高8.13米,入岩:4.67米。”
“这个‘B’是指位于苏澳一侧的北东口的代号。那天上午10点30分钢管运输船就位,浮吊准备到位。15点整打桩船就位,44分钟后精准到位,15点44分开始放桩,17点32分停锤。”池忠波说,插打第一根“定海神针”可以说是“一气呵成”。
“但是到了凌晨两点多,打桩船上的船长呼叫指挥部调度室,说打下去的桩倒了!”池忠波说,现在听起来轻描淡写,当时这个大难题,连身经百战的大桥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整个团队都懵了。
原来,由于海坛海峡地质特殊,海底花岗岩的强度像钢铁一样坚硬,当钢管桩桩头打进岩床1米深左右时,就被挤压得严重变形。“后来把变了形的钢护筒从海里拖上来,已经扭成一团‘麻花’了。”池忠波说。
“一根钢管站立不住,那做成4条腿的板凳结构呢?”池忠波这一突发奇想,在经过专家论证后,他所在的技术攻关小组开始了没日没夜地测算、画图、修改、复核。功夫不负有心人,几个月后,桩基施工的瓶颈自此打通了。
这项海底裸岩上的“搭板凳”技术,被称为“深水裸岩区埋植式海上平台”,成为国内首创,并申报了国家专利。这个技术的成功开发,既加快了建桥速度,又降低了桥梁建设成本。
此后,池忠波、王东波与团队参加了深水裸岩大跨长距重载栈桥的搭设、大吨位整体钢吊箱设计与施工、台风区码头与后场配套设计与施工等关键技术的攻关。同时,他们通过优化施工组织设计,节约施工成本近2亿元。
古人云:“有志者事竟成。”自第一根桩基开钻,历时四年时间,大桥人终于攻克了浪高涌急、深海裸岩、斜岩、孤石等世界桩基施工难题,圆满完成全桥1895根桩基础施工。

勇闯“鬼门关”
世界风口海域造出“镇风兵器”
在福建省2200多个海岛中,平潭风力最大,每年大于7级风的时间高达238天,约有310天刮着6级以上的大风。一年有效作业时间不到120天,要在这样的条件下建一座海上虹桥,风成了无所不在的一大阻力。“防风,是平潭海峡公铁大桥时刻面临的大问题,不论对桥梁的设计、施工还是将来的运行,都是巨大的挑战。”中铁建大桥局二分部总工程师张立东说。
说到风,池忠波与王东波同时摇了摇头说,这片海域对于建桥人而言,简直是“鬼门关”。“平潭所在的海坛海峡和百慕大三角、好望角并称为世界三大风区。大桥所在地处于武夷山脉与台湾海峡之间,正处在一个喇叭口。有时看似风平浪静,但突然一个浪涌上来,会将钢缆都扯断了。”池忠波说,近三年来,每年都会遇上台风,2015年至今已遇到了台风18次。
为此,从走进平潭第一天起,来自中铁建大桥局集团的建桥人就在学习如何“御风而行”。
在张立东的办公室,他展开一张图纸,这张图纸是设计双孔连做造桥机的原稿。“因为公铁大桥合建工程同时施工,海面上常常有数十艘施工船在作业,像打桩船、搅拌船、浮吊、拖轮、甲板船、泥浆船、驳船、起锚船……苏澳一带海面上犹如‘施工船’的大舞台,如果用常规的单孔造桥机,施工时就得看‘天’。”张立东说,针对大规模的海上预应力混凝土结构,考虑到合建干扰、空间交叉、工作面多等特殊性,设计双孔连做造桥机便势在必行。
“在造桥机的设计阶段,我们按照双孔连做的思路进行设计,经过反复地画图、建模和计算,终于成功实现了一次造桥两孔,成为国内首创,将原来一孔梁施工18天的工期压缩为10天。”中铁建大桥局项目经理蔡维栋说。
张立东对这一“神器”更是竖起了大拇指,“这个双孔拼装造桥机,一次成桥两孔,提高了一倍的施工效率,减少了海上梁段运输的风险,防风可达14级,增强了施工的可靠性和可控性,一次性节约了成本2500万元。这项技术除了取得国家专利,还为海上造桥行业取得了技术上的突破。”
俗话说:“杀鸡焉用宰牛刀。”但是,建设公铁大桥,杀鸡必须用牛刀。在公铁大桥的施工工艺上,除了双孔拼装造桥机,许多设备也都是因风而造,因风而产。“大桥上所有的起重设备全部采用抗风性好的履带吊机,‘大马拉小车’配置,确保在大风中起重吊装作业的安全;起重塔吊全部采用加强型标准节,加大回转电机功率,以增强其抗风性能。”张立东说。
在大风中作业,不仅一线操作工人要保暖,混凝土模板也要保暖。“冬天温度低,风大,对混凝土的强度有很大的影响,所以我们给悬灌梁模板粘贴保温板,为悬灌梁穿上‘棉服’,起到保温和保护混凝土质量的作用。”池忠波说。
临近新年元旦,海上几乎天天寒风呼啸,但是每天都有近400名工人分布在苏澳段B39至B58段的施工迎风作业,他们如同分布在桥上各部位的螺丝钉,缺了一个都不行。“突破常规不违规,尊重科学不蛮干”,是这些大桥人始终坚持的理念,如何在大风条件下安全有序地生产,对他们而言是难题,更是动力。

秉持“精卫心”
横空架起“卧波彩虹”
“今天是2017年12月26日,真是一个好日子,大桥铁路节段梁最后一孔架设完成,这意味着平潭海峡公铁两用大桥我们项目部负责的苏澳段节段梁全部完成架设,意味着离大桥通车又近了一步。”池忠波在他的第11本工地日记本里写下这样一段话。
平潭海峡公铁两用大桥迎来这一重要节点,让不少大桥人回忆起在困难重重的道路上披荆斩棘。他们坦言,接下这座大桥施工的活,如同愚公面对一座无法移动的大山,最后要以精卫填海的神力来移动这座大山。
大桥施工中很多困难都是第一次遇到的,工程技术团队找了许多技术专家制定施工方案,也“私人定制”了加强性能的设备,搭建起科技成果和技术创新的交流与分享平台。“受大风、浪涌、潮汐等气象条件影响,栈桥、钻孔桩平台、钢围堰、钻孔桩、承台及墩身等海上施工效率大幅降低。我们只能一边施工,一边想办法。四年来,单单在平潭海峡公铁两用大桥的施工过程中,中铁建大桥局先后获得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批的专利就有 14项。”张立东说。
“苏澳段的节段梁全部完工后,大练岛和苏澳距离合龙只剩下主墩连续梁的施工。”在桥面上,看着夕阳照射着的海面上一艘前往大练岛的轮渡驶过,池忠波说,再过一年,就可以直接从桥上通到大练岛上,离大桥通车更近一步了!
“我希望大桥通车那天,把远在哈尔滨的老婆孩子一起接来,坐着火车从桥上走过,告诉孩子,这是爸爸一起参与建设的大桥!”池忠波拿起办公桌前三岁女儿的照片,眼里充满了憧憬……
每天,当朝阳从海平面升起时, 像池忠波与张立东这样的5000多名大桥人,就散落在平潭海峡公铁两用大桥工地上,在连接海岛的栈桥、飞架云端的移动模架、护卫桥墩的围堰上忙碌。
海风吹,海浪涌,一抹抹橙色跳跃着、延伸着,一座座桥墩高高耸立,世界上在建难度最大的跨海公铁两用大桥,正迎着大风顽强“生长”。
来源:平潭时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平潭岛|官方微博|网站事务|删帖申请|免责声明|人才招聘|邮局登录|平潭QQ群|桌面快捷|手机版|
Powered by Discuz! © 2006-2014 平潭岛 ( 闽ICP备16021977号-2 )
深入平潭岛、点击平潭岛 网站法律顾问:庄毅雄律师 CDN支持:OSOACDN

GMT+8, 2018-10-15 23:51 , Processed in 0.115063 second(s), 20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