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潭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4382|回复: 0
收起左侧

[关注] 冬日扎苗入海 夏天成片丝带水中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0 12:30: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res01_attpic_brief.jpg
↑薛由祥的妻子舀一瓢海水浸湿海带苗
res04_attpic_brief.jpg
↑一名工人展示自己扎好的苗绳
res07_attpic_brief.jpg
↑薛由祥拉起养殖筏准备挂苗
res10_attpic_brief.jpg
↑工人们正将海带苗扎进棕绳里
res13_attpic_brief.jpg
↑薛由祥满载海带苗绳送往海上挂苗
res16_attpic_brief.jpg
↑工人扎苗动作娴熟

平潭作为一个海岛城市,和海洋之间有着一份难以割舍的情谊,丝丝缕缕渗透着大海和海岛人民之间亲密和谐的生存关系。海鱼、螃蟹、紫菜、海带……每一种都是大海馈赠给渔民们最珍贵的礼物,是他们生存的希望。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千百年来,平潭岛民延续着代代相传的生存技能,在大海的庇佑下依靠着这些技能生存,海带养殖也是技能之一。眼下正值平潭海带分苗养殖的最佳时期,渔民们纷纷抢抓农时,组织闲散劳动力进行海带扎苗养殖。每日凌晨三四点,敖东镇华东村码头就已经灯火通明,各家各户的渔民都在争分夺秒进行海带播种工作。
扎苗
工序繁多 无微不至
1月4日,在敖东镇华东村码头,和海带夏收一样热闹的海上冬忙时节已过了大半。今年已经是薛由祥养殖海带的第15个年头了,海带冬播种夏收成,这是他每年必须经历的固定模式,而养殖海带也成了他十多年来难以割舍的固定职业。
养殖海带是一项大工程,单靠一己之力几乎难以完成,于是海带养殖便逐渐发展成了一种家族产业。薛由祥连同兄弟姐妹等共五户,组成一个“生产队”,一起出资出力,一起雇佣工人干活,这是海带养殖户的基本生产模式。他们在海边码头搭建了一个临时作坊,海带扎苗工作就是在这里面完成。
走进薛由祥的临时作坊内,20多名工人身穿防水衣,脚着长筒水鞋,井然有序地进行着自己的工作。男工们有的负责从海上采收海带苗;有的负责用海水浸透扎苗用的绳子;有的负责检查扎苗质量和海上播种。而女工们则专职负责扎苗。
海带苗是薛由祥从连江买来的,买回的幼苗需要在海里育苗一个月待其长大后再进行采摘扎苗。海带扎苗一般在冬至前后就开始了,扎苗工作看似轻松,实际很辛苦。雇佣的工人们从早上6点开始扎苗直到晚上6点,在冰冷的海水中近12个小时重复着同样的动作,腰都已僵硬地直不起来。女工们低着头,熟练地将绳子拧开,把海带苗的根部夹到绳子中。除了中午吃饭的时间外,她们几乎不离开座位,从天亮一直坐到天黑。
“手快的话我一天可以串一百多根苗绳,赚两百多块钱,工资还算可以,就是得起早贪黑,还是挺累的。”女工郭爱妹已经到薛由祥的临时作坊工作了半个月,有三年扎苗经验的她手法显得格外娴熟,看着她的双手一来一回,很快就把海带苗扎进了棕绳里。
女工们将扎完的苗绳放到自己专属的大桶里,然后用海水浸泡防止海带苗脱水。随后,薛由祥就会将各个女工桶里的苗绳进行清点,把每个人的苗绳数清楚记录在一个纸板上,以便工作结束后进行工钱统计。
收成
质好量高 风靡市场
海带放苗四个月后,大约来年的农历三、四月,便是海带丰收的季节,这也是薛由祥全家人的盼头。在经历一年的辛苦劳作后,收成便是最直接的回报方式。“我自己今年下了6000根苗绳,收成的时候绳子加海带平均每根会达到20斤左右。”薛由祥说。
平潭海带的不仅产量高而且品质也获得很多消费者的肯定。“平潭的海水水质好、流动快,再加上太阳光的照射,所以平潭的海带具有黑、厚、宽等特点,吃起来口感也很好。”薛由祥说,品质好的海带基本呈黑褐色,而市面上看到的海带结则是经过沸水煮过再加入盐巴等精加工,所以呈现出绿色,加工后的口感也会更好。
海带收成与海带扎苗、种苗一样,都是一件大事。由于产量高,每到收成时薛由祥需要增加雇佣工人进行海带采收。按着挂苗的步骤反着进行,工人们乘坐船只到养殖场进行海上作业。成熟的海带长度较长,如同黑丝带般附着在棕绳上,收成时便连同棕绳一起取下,运送至岸上进行统一处理。
“收海带才是最累的,经过采摘、翻晒、粗加工、销售各个程序费时又耗力。”薛由祥说,收成好的时候量可以达到几十万斤,这个数量也是十分可观。
近两年,海带的市场行情较好,除了供给人们食用外,每年大量的海带还流向了鲍鱼场、海参养殖场等地。近年来,随着鲍鱼、海参等海产养殖逐渐风靡开来,平潭对海带的需求也就越来越大。所以每到海带收成时,华东村总要接待许多收购海带的买家,很快打开了海带的销路。
海带作为平潭海洋特产之一,凝结着勤劳渔民勇于创造财富的精神,也汇聚了劳动人民不断探索的智慧。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在这个广袤的海域,海带的养殖成为了渔民与大海之间的一条纽带,让平潭渔民得以不断汲取大海富饶的物产,享受海洋中永不匮乏的资源。
种苗
海陆往返 争分夺秒
大海为薛由祥提供了一份生计支持,他便存着敬畏的心与大海相伴十多年。他的工作主要是下海播种,在清点完苗绳后,薛由祥把它们统一网在一起装到三轮车上。细心的他在装车前会先用海水将三轮车浸湿,装车完成后用毛毯盖住苗绳,再持续给苗绳浇灌海水以保持海带苗的生命活动。
下午2点30分,薛由祥同三个合作伙伴将200条苗绳装上木船,一船海带苗经过20分钟的航程后,将要被种养到深水海域的养殖场里。一路航行间,越过了一片片养殖场,密密麻麻的,薛由祥介绍说,这其中有的是养殖鲍鱼,有的是养殖紫菜。这些养殖场品类不尽相同,海洋中的富饶着实让人惊叹。
薛由祥在相似度极高的海域里轻车熟路,很快便驶到了属于自己的养殖场里。海带的养殖场相对简单,三条长长的养殖筏由东向西延伸,养殖筏则是由长绳和长方体的泡沫块组合而成的,泡沫间固定的距离便是每条海带的养殖距离。“相邻两条海带苗绳间的距离越大,海带长得就会越好,产量越高,一般距离都在1.5到2米左右。”薛由祥介绍说,一串串苗绳要横挂在养殖筏上,而苗绳一般要距离水面十厘米左右,太深或太浅都会影响它的生长。
“在海上挂苗绳不算个难事,却是一大力气活。”薛由祥说。一头是他控制好发动机将木船横在3条养殖筏间,另一头是他的伙伴逐一将养殖筏拉起靠在木船上,然后把苗绳两头固定在养殖筏两边的泡沫块上,这样挂苗工作就算完成了。他每天在临时作坊和养殖场间来来回回五六趟,把工人们扎好的一千多条苗绳运送到养殖场进行挂苗,有时候累了就停一停手中的工作,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心里感到平静而又踏实。
和养殖紫菜相比,海带就让人省心多了,放完海带苗以后,基本不用再操心。但对于自己的“孩子”,薛由祥还是心系着它们。“我经常会开着小船到放苗的海域检查,看看苗有没有被过往船只勾走,或者有没有固定住,要不要重新下苗。”他笑着说:“海带养殖是个靠天、靠海吃饭的活儿,还是要勤快点。”
■见习记者 陈小欢/文
本报记者 蔡起辉/摄
来源:平潭时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平潭岛|官方微博|网站事务|删帖申请|免责声明|人才招聘|邮局登录|平潭QQ群|桌面快捷|手机版|
Powered by Discuz! © 2006-2014 平潭岛 ( 闽ICP备08001987号 )
深入平潭岛、点击平潭岛 网站法律顾问:庄毅雄律师 CDN支持:OSOACDN

GMT+8, 2017-3-23 08:13 , Processed in 0.114256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