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潭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回复
楼主: 匿名
收起左侧

扒一扒我当坐台女的迷醉生活 大学生落魄为坐台女

[复制链接]
匿名
匿名  发表于 2012-10-19 09:39:07

 31、
  
  
  
  
  
  珠儿就高调很多,不理那个寸头,只是自己喝酒。她又不靠这个吃饭,所以气场很大,根本不理那个寸头。

  珠儿就那么一杯杯喝着,和那个寸头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寸头摸她大腿,她也无所谓,喝过几杯,她上了个厕所。回来后,还专门分开了双腿,让那个寸头摸起来更方便。果然那个饥渴的寸头越摸动作越大,珠儿时不时换个坐姿,然后灌他一瓶酒。

  而小眼镜儿搂着我,也不老实。我不管这些,只是催着小眼镜儿喝酒。我和他划拳,勉强喝了几瓶,他的手又开始不老实了,我指了指黑西服说:“大哥,人家可是对妹妹不薄啊!”小眼镜儿仿佛醒了过来,赶紧拿出钱来给了我两百。
  
  一边儿的寸头看见,也恍然大悟。起身抽出钱,大概有四五张吧,塞倒了珠儿手里。珠儿有钱就拿,转头对我笑了笑,意思是这帮家伙,真是钱多人傻。

  拿钱到手,我起身去上厕所,珠儿也跟了进来。

  进了洗手间,珠儿问我:“你们平时就这么干啊?真TM的憋屈,想玩儿找出台的啊。摸来摸去的,摸的老娘都有反应了!”

  我笑她花痴,告诉她我平时不这样,说这些红菱的熟客。

  珠儿说:“红菱平时就这么大尺度, 就差没ML了。”

珠儿平时和红菱、我,关系都特好。我觉得告诉珠儿没什么,就把红菱的情况简要跟珠儿说了一下,并叮嘱她保密,别告诉别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匿名
匿名  发表于 2012-10-19 09:39:34

33、
  
  
  
  
  
 SQ是个很厉害的东西,穿透力极强,古今中外SQ业渗透的行业有: 酒店、影院、KTV、发廊、澡堂子、保健按摩、酒吧、旅游休闲等等……有如此魅力的东西,还有另外两个,一个是体育、另一个是宗教。

  宗教、体育、SQ都是不分地域、不分种族、不分地位的对一切人类有无与伦比的渗透。

  而SQ业是比较上不了台面的一个,大多这些地方,都有很多规矩以保安宁,少出事,多赚钱。这些规矩大多是给妈咪及妈咪以下的**们制定的。极少数是针对客人的,除非客人非常过分,是来找事儿的,一般都不会针对客人。

  比如,大的洗浴中心或者娱乐会所正对大门的地方会有一个关二爷!大多左手捋髯,右手提刀,很是威武。这是因为干这一行的本来就和黑白两道或多或少有些瓜葛,需要各方打点,朋友多好办事。老板拜关公是为了息事宁人,永保平安,SQ场不出事则罢,出了事都是得大把大花钱才能摆平的。有些**也拜关公,一般这样的都是心有所属了或者想上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匿名
匿名  发表于 2012-10-19 09:40:04
 34
  
  
  
  
  
  在所有类似的场合,都有规矩。老板、妈妈桑、**,三类人规矩各不相同。

  老板一般负责摆平所有麻烦,以及保护妈妈桑和**的人身安全。有些正规场子会定期督促**检查身体,并提供妈妈桑和**的食宿。在**要离开的时候,一般都会放行,但是还是有极少数的老板会控制**人身自由。姐妹们一定要注意,或许你脸蛋儿格外出众、或许你身材超级火爆、或许你床上功夫万里挑一。不管什么原因,或许点你钟的人趋之若鹜,但是你一定要控制好度。当地的嫖客,会有交流。男人嘛,不敢说十个里有九个嫖,但是三四个还是有的。一旦有人频繁成你的回头客,而且你察觉到他不但自己来,而且介绍人来点你钟的时候。千万要小心,不要让老板发觉你是他的一颗摇钱树。不然老板们会无所不用其极地留住你,甚至不惜一切代价控制你的人身自由。能在一个地方开场子的人,一般黑白两道混的都还可以。一个弱女子,无论如何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妈妈桑不一定是女人,也有可能是男的。一般带有黑社会性质的妈妈桑,无论男女,手上都会有好几个女人为他们坐台。而赚的钱,必须由场子经他们的手后,再发给**。通常没有妈妈桑的**,可以从老板那里分到六至七成。也就是说,一个钟两百块的话,**可以拿到一百二至一百四。心狠的老板也有和**五五分,甚至有四六分,老板拿大头的。但是这种**一般都有老板派场子里的人统一管理。但是上头有妈妈桑,尤其是妈妈桑属于黑社会性质的那种**很可怜,每天不分昼夜地做,大部分的钱还是被妈妈桑拿走了。一般这种**赚的钱,场子老板抽三到四成,剩下的全在妈妈桑手里。我见过有些心狠的妈妈桑,**赚一千块,场子老板抽去三到四百,剩下的一分钱都不给坐台**。自己全拿着,还对**百般折磨。**也无力反抗,因为这部分**的人身安全,场子老板不负责任。而且场子老板一般不负责这部分**的食宿。这部分**吃住都跟控制她们的妈妈桑,场子老板只和妈妈桑联系,由妈妈桑提供**到老板的场子坐台。一般每个这种黑社会性质的妈妈桑手里都有三个以上的**赚钱供他们挥霍,而他们手里的**会拼命地讨好他们。比如受他们控制和压迫还要给他们洗衣服、做饭、晚上空闲的**还要抢着跟他们睡,目的就是为了在床上床下伺候好这些人,把那部分应该属于**的钱给她们。一般这样的**都是属于失足女孩儿,或是异地被骗去的,有些也有被弓虽女干后不敢报警,自暴自弃的,也有被威胁的,等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匿名
匿名  发表于 2012-10-19 09:40:21
35
  
  
  
  
  
  这些**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经常几个姐妹抢着要在床上伺候控制她们的人而相互打架、算计,目的只为争宠。而这些妈妈桑对待自己手里的**,除了怕影响生意,身上不留下伤痕外,想怎么玩儿就怎么玩儿。

一般他们睡自己**都不戴套,所以有些**有严重的妇科病或者性病。而这些病有可能是客人造成的,也有可能是她们的妈妈桑传染的。****,角色扮演,手、足、口、肛、胸、腿基本都被他们玩儿过。但是不管是场子里统一配备的妈妈桑还是外面带有黑社会性质的妈妈桑,都必须统一由场子调度,而且负责调教、指导**的服务项目,以便场子好按照指定的不同服务统一收费。

比如,某个场子有红床、凤求凰、红绳子等特色项目,而新去的**不懂,这些就由妈妈桑统一指导。大到项目类别,小到具体服务流程,都包括在内。比如先走水罐、然后乳推、再用酒精擦洗**然后毒龙,然后用嘴、然后用足,然后任由摆布等等……

  作为**,是这个产业链里最低端的受压迫者。她们被玩一次一般收费两百以上,具体看场子的档次和当地行情。每次俗称一个钟,一个钟大概都在四十至六十分钟之间,提供的服务有吹、舔、摸、推、ML,一般最基本也就是最便宜的全套服务就包括这些。

消费高一点的项目,比如红床、红绳子、凤求凰等等还包括**九重天、烈火骄阳、**雪夜等高级服务,有些会需要一些辅助器械,反正就是变着法儿让男人把**玩开心。**们除了学习和进行场子里的统一项目外,还必须被统一安排作息时间、除了例假外,统一考勤等等。最重要的是不能违反场子里的规矩,和一切服从于客人的基本原则。比如不能趁机偷客人的钱财,这是任何场子最严厉的规矩。

  但是红菱,触犯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匿名
匿名  发表于 2012-10-19 09:41:09

 36
  
  
  
  
  
  我看见红菱的时候,她已经被打得满脸是血了。当时我正在包房陪一个略微有些谢顶和口臭的客人,这家伙要我坐在他的双腿间和他划拳,他输了喝酒,我输了他就吻我一下,就还是他喝。像这种尺度我已经习以为常了,吻就吻呗。只是他的口臭很让我难受。

  好不容易等他走了,我回到员工休息室,正准备漱口,少华却跑过来对我说:“红菱出事了。”

  我忙问:“怎么了?”

  少华说:“和芳芳一起去包房陪客人,结果偷客人的钱,被发现了。这事儿现在老板已经知道了!”

  我问:”红菱人呢?”

  少华说:“在主管那里,丽姐也在。”
  
  我来不及洗漱,拉着少华就忘主管房间走。少华却拦住我说:“等她们出来吧。进去好长时间了,快出来了。”

  我也只好冷静一点,等她们回来。

  等待的我显得局促不安,很着急、很紧张、很慌、很怕、很迷茫。那种半年多前因为贫穷的而出现的焦虑等再一次涌上心头,我很怕,仿佛现在偷了钱的是我。
  
  我问少华:“到底怎么回事?”

  少华只是一口接一口地抽烟,说:“我也不知道。我也是陪客人刚出来。红菱和芳芳在一个房,然后红菱偷客人钱就被发现了”

  我问:“芳芳呢?”

  少华说:“不知道,估计和丽姐她们在一块儿吧。”
  
  过了好一会儿,丽姐、红菱、芳芳一起回到了员工室。红菱满脸血迹,有些血还没有干。芳芳回到了自己床上坐下,一言不发。丽姐给珠儿打了个电话,要她过来。

  我问红菱怎么了。她只是独自抽噎,并不说话。丽姐轻轻拍了拍我和红菱的肩膀,示意我们坐下。我见红菱不说话,就问丽姐:“丽姐,到底怎么回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匿名
匿名  发表于 2012-10-19 09:41:54

37
  
  
  
  
  
  丽姐说:“红菱和芳芳在一个包房陪客人。红菱趁客人迷糊的时候,偷了客人500元钱。客人当时没发现,可是红菱上完厕所出来的时候,客人醒了,发现钱包少了钱。”

  我拿了毛巾,帮红菱擦脸上的血迹,问:“主管打你了啊?怎么打的这么狠?”

  红菱还是不停地抽噎,一句话都不说。

  丽姐说:“不是主管打的,是客人打的。”

  我看着眼前满脸是血的红菱,心里十分难受,觉得她很可怜。可是她偷别人东西的做法我也觉得不对。但一边是自己要好的姐妹,一边是偷东西的红菱。我不知道是谴责她还是支持她,我连安慰她的话都说不出来。只是一边帮她擦血迹,一边跟着哭。

  丽姐说:“红菱,别哭了。一会儿珠儿来了以后,你跟她走。先跟她住一阵子,她反正也是一个人住。等缓好伤再作打算。”

  我忙问:“红菱为什么要走?”

  丽姐说:“老板解雇她了!”

  这时旁边的芳芳插话说:“怪不得每月赚钱那么多呢,原来是偷的啊。我上个月丢了200元钱,还不知道是不是她偷的呢,看来以后得小心点儿了。家贼难防啊!这种人啊,就该撵出去!”

  我和少华对望了一眼,很迷惑,不知道芳芳为什么突然这么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但是我们心里都清楚,就算红菱偷了客人的钱,但是她绝对不会偷自己姐妹的东西的。我至今坚信,红菱不会偷自己姐妹的东西。

  红菱抬头看了眼芳芳,突然发疯般地冲向她,一阵撕扯。丽姐和我好不容易把她们拉开了。少华为了防止冲突,牵着芳芳的手走了出去。

  这时候红菱突然开口了:“我确实是偷了客人的钱,但是当时我拿客人钱的时候,客人没发现。睡得很熟,我怀疑是芳芳趁我上厕所的时候,偷偷告诉客人的。她故意害我!”

  我吃惊地张着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红菱偷东西是不对,但是眼前这个满身是血,衣服都被扯开的可怜女人实在无法让我以一个谴责小偷的态度去对待她。同时我也十分吃惊,平时在一起吃住的姐妹为什么会那样对红菱,哪怕是她偷了钱。

  红菱接着说:“其实我原来也偷过客人钱,只是没有被发现而已。小静,平时我都愿意和你一起去包房陪客人。就是因为相信你,知道你就算发现了也不会害我。我和小静在一起,我就不怕她在主管那里告发我。但是今天,小静去陪客人了。这里只有我和芳芳有空,我就和她一起去了包房。没想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0-27 17:46:1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贴阿楼主,代表大家谢谢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1 15:11:57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伤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7-13 18:16:0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伤感的感觉,路都是自己走的,看开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平潭岛|官方微博|网站事务|删帖申请|免责声明|人才招聘|邮局登录|平潭QQ群|桌面快捷|手机版|
Powered by Discuz! © 2006-2014 平潭岛 ( 闽ICP备16021977号-2 )
深入平潭岛、点击平潭岛 网站法律顾问:庄毅雄律师 CDN支持:OSOACDN

GMT+8, 2019-3-21 21:45 , Processed in 0.088595 second(s), 14 queries .

返回顶部